永葆防腐拒变的思想警觉

时间 : 2019-10-23 12:13:51 来源 : 匿名 热度 : 3813

作者:齐卫平,雨花台红色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49年3月23日,毛泽东率领党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从西柏坡来到北京。他警告全党要警惕反腐败和反变革。2016年7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结束时指出:“60多年的实践证明,我们党在这次历史性的考试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与此同时,考试还没有结束,但仍在继续。”所有党员都必须“在这次历史性的考试中继续经受考验,努力向历史和人民交出新的、更好的答案”“去北京考”这个话题在时间和空间上来回呼应,蕴含着从严治党的思想意蕴。中华人民共和国艰苦奋斗的70年,记录了中国共产党不断加强自身建设的实践轨迹,丰富的思想展示了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建设发展逻辑的演变。

历史方位的变化开启党建新篇章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全面执政的开始。从领导人民夺权斗争的党到全国长期执政的党,这一历史方位的重大转变使党处于新的环境,面临新的问题,肩负新的任务。如果说在革命战争环境中加强党的建设主要是以破坏旧世界为目标,那么在和平建设环境中的党的建设就要转向为建设新世界的发展目标服务。

毛泽东写下了建党史上新篇章的开场白。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他提出了“两个务必”的论断,为新中国成立后加强党的建设提供了思想指导。新中国成立后,中共中央召开了第一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从“秘密党”到“公开党”的转变,明确提出了提高共产党员标准的需要,形成了对保持马克思主义政党先进性的更高追求。在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过程中,中共中央先后于1950年、1951年和1954年在党内发起了两次整风运动。执政实践以整顿领导干部作风、加强党群关系、整顿基层组织、清理党员队伍为主要内容。新中国成立之初,党致力于提高党组织的纯洁性。

基于党的历史方位的变化,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党的领导人对执政党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要求。例如,要求共产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政治上光明磊落”,强调“党的团结是党的生命”,加强党内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充分发展党内批评和自我批评,努力避免一切可以避免的缺点和错误,使党的事业顺利发展”等。这些要求反映了党的建设历史经验的继承,对于在新中国建设的历史条件下弘扬优良传统具有重要意义。

新中国成立初期,党的建设面临的重要任务之一是如何解决革命胜利后思想涣散的问题。中国共产党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以自己的成就为荣,享受自己的安逸,享受自己的生活,以官谋私,以权谋私都是容易的。党中央开始全面执政时,强调要反对和克服官僚主义和命令主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坚决反对各种不良思想和不良行为。它强调,“如果我们的思想作风是错误的,官僚主义和命令主义的政治微生物腐蚀了我们,如果我们不提高警惕,不加以纠正,我们就不能把一切工作做好,就会失去群众的爱,甚至会使群众离开我们,就不能巩固甚至打败我们已经取得的伟大胜利。”由于我们党有这样的思想觉悟,当党内发生严重腐败变质时,我们党坚决采取严厉措施予以惩治。处决刘青山、张子善两位高级领导干部的典型案例,以及通过“三反”反腐败斗争的实践,都表明了反对腐败的明确立场,为保持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创造了历史经验。

论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后的执政党建设

1956年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使中国进入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轨道,社会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在新体制和新机制下引领经济发展,已成为搞好党建工作的历史主题。需要探索破解这个主题。马克思恩格斯受时代条件的限制,他们的党建思想没有给我们提供直接的答案。列宁提出了一些深刻的思想,但由于实践时间短,没有系统的理论,苏联共产党在他死后并没有在自己的建设中留下任何成功的经验。中国共产党必须依靠自己的实践来实现马克思主义建党思想的创新。

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强调了加强执政党建设的必要性。刘少奇的政治报告和邓小平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集中论述了全面执政的共产党如何加强自身建设的一些重大问题。刘少奇指出:“党已经成为领导国家政权的党,在人民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党的组织已经扩大,分布在全国各地,但是应当承认,我们党在承担目前日益繁重的任务时,不是没有困难,也不会犯错误。他提醒全党高度重视这件事。邓小平指出:“执政党的立场给我们带来了新的考验”。国家和党的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我们党的要求高而不低,对共产党员的要求高而不低他强调,我们党执政以来,很容易脱离群众,犯各种错误。一旦犯了错误,危害会更大。邓小平在报告中对执政条件下坚持党的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加强党内党外监督等问题做了详细阐述。邓小平思想丰富,观点深刻,意义深远,堪称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建设的经典文献。

在社会主义制度下领导国家建设是一件新鲜事,特别是对中国共产党来说,一个经济文化落后的大国在执政上面临着许多巨大的困难,一切都要从头开始探索。从加强党的建设的角度来看,保持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努力方向是弘扬优良传统。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和《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等文章中论述了加强党的建设。他指出,必须加强党的统一领导,“党内党外都要分清是非”,“艰苦奋斗是我们的政治本质”,要加强民主集中制建设,要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等等。一九五八年“大跃进”运动犯错误时,毛泽东带头检讨急进和冒进的错误。党中央也采取措施纠正自己的指导错误。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党中央深刻反思历史,特别是认真总结“文化大革命”的教训,纠正自己的错误,保持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和优良品质。

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时期,党中央于1957年发起党内整风运动,于1963年至1966年发起“清政、清经济、清组织、清军”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虽然这两项活动继续反对官僚主义、命令主义、主观主义、形式主义等旨在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整风活动,但由于“左”倾错误思想的影响,它们在革命战争中继续遵循这种思维方式,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的原则,使党的建设偏离了正确的方向。

改革开放新时期从严治党的发展

1978年底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对于扭转历史、选择改革开放、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推进党的建设进入新的发展进程,具有里程碑意义。新时期党的领导人和人民取得的辉煌成就,不仅体现在国家建设的快速发展和社会建设的巨大进步上,也体现在党的建设在更广阔的舞台上取得的丰硕成果上。

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加强党的建设,首先要通过彻底改革,把事情办好,恢复被破坏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我们党十分重视实事求是和党的群众路线,并由此引申和提出了一系列重要论断。例如,邓小平提议考虑执政党成员应如何获得资格。陈云提出,执政党的作风对党的生存至关重要。党的十三大明确提出“必须从严治党,从严治党”,要求把党建设成为“改革开放大胆、充满活力、纪律严明、公正廉洁、善于选拔优秀人才、卓有成效的党”。针对改革开放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党的建设力度不断加大,各项制度措施相继出台,为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健康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从1983年到1987年,中共中央进行了全面的整党,从1998年到2000年,以“学习、政治、公正”为主要内容的党性和党风教育,从2000年到2002年,农村“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从2005年到2006年,保持党员先进性的实践,从2008年到2009年,进行了深入的学习和实践这一系列整风活动体现了党的从严治党。

注重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已成为20世纪末21世纪初党的建设和发展的新趋势。中国的社会转型和变化,特别是从世界主要政党和老政党的失败中吸取的教训,突出了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重要性。党中央提出了科学、民主、法制治理的总体规划。它将严格执政与执政能力建设紧密结合,构建了思想丰富的执政理论体系,推动了党的建设的深入发展。

针对改革开放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党中央在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规划自身建设,形成了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制度建设、反腐倡廉共同推进的局面,形成了全面推进、突出重点相结合的建设思路,体现了全面从严治党的建设理念。

党的建设的发展体现了指导思想不断发展壮大党的优势。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的理论创新成果凝聚了推进党的建设实践的思想结晶,为从严治党提供了思想指导。

在新的时代,党应该全面严格地执政,创造新的格局。

2012年11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党的建设和发展也处于新的历史地位。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从严治党的一系列重要讲话的指导下,新时期党建新的伟大工程取得突破和创新发展,全面从严治党取得显著成效。

根据党中央的部署,从2013年到2014年,党开展了以实事求是为核心的群众路线教育和实践活动。2015年,开展“三个奋斗、三个现实”的特殊教育;2016年,开展“两个学习、一个行动”的学习教育;2019年,开展“牢记使命,不要忘记你的主动精神”的教育。这些活动坚持党内集中教育与正常建设相结合,以问题为导向,增强意识,注重实效,构建机制,体现了党永远严格全面执政的思想意识和行动意识。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后,党的全面、严格管理集中于改变党的作风。面对人民群众反映的强烈而突出的问题,它始终抵制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铺张浪费。采取了一系列严厉措施惩治党内不良作风,零容忍高压严厉惩治腐败,解决了许多长期未解决的问题,完成了许多过去想做但没做的大事,实现了党的管理由宽到严、由硬的转变。党的全面而严格的管理,有力而明确,赢得了党的民心。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严格的党的管理不应“停留在姑息治疗的层面”,而应根除“病原体”。虽然党的作风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中有所改进,但问题的根源似乎在于党的作风。为了巩固党的作风建设的成果,必须挖掘“深层次问题”,从根本上根治这一疾病。“这就像治疗一种疾病。疾病治疗后,进入恢复期。如果条件满足,潜伏在体内的病原体可能会再次繁殖,从而导致疾病复发或复发。”因此,“身体对焦点的操作意识应该不断增强”。这种思想表明,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后,从党的作风的重大转变开始,是第一次全面从严治党的运动。党中央的顶层设计还包括竞选推广的下一个布局。“在全面严格执政的实践中,习近平总书记从一开始就高度总结了党内各种问题对党的政治建设的解决办法。他把违反政治纪律和规则概括为“七个一”。他明确提出了“五必须”和“五不准”。他强调,要全面、严格地执政,首先要从政治角度看问题,而不仅仅是谈论腐败和政治问题。”显然,党的政治建设实际上已经成为党的全面严格管理的一个重大问题。这顿饭需要口吃,战斗需要一个接一个地进行。全面从严治党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决定了必须打一场持久战。后一场战斗是基于前一场。

从党的建设不断发展的角度来看,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推进党的全面严格管理方面做出了创造性贡献,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要提高定位,把党的全面严格管理从原则、方针、任务提升到战略高度,成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有机组成部分。第二,刀片向内转动,发扬自我革命精神,对自己进行手术,毫不留情地清除威胁党组织身体健康的各种疾病和癌症。三是挖根挖底,坚持标本兼治,揭示党内各种不正之风的深层次问题,提出党内严肃政治生活、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建设先进政党文化等重要理论主张和实践任务。第四,应该执行严格的纪律。鉴于纪律意识薄弱,纪律执行不力,应该用"红线"和"底线"来构筑一个强调纪律和纪律的严密制度屏障,以保持党的纪律领先。第五,调整布局,提出以党的政治建设为导向,把党的政治建设放在首位,用政治属性突出党组织的基本属性,形成以党组织的政治功能为重点,严格党组织制度,加强党的领导和组织力量的执政党建设的新部署。第六,坚定不移,要求全体共产党员不要忘记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复兴的最初的心和使命,继承红色基因,发扬革命精神,坚持优良传统,保持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保持中国共产党人的政治性。这些全面从严治党的新经验对于重构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发展逻辑具有重要意义。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共产党建设实践的发展逻辑实现了在不断重构中把握规律的理论创新。

政党的发展有其自身的客观规律。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共产党建设实践的发展逻辑实现了理论创新,在不断重构中把握规律。在历史实践中,党中央对共产党的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有着深刻的理解和把握。随着党的政治建设,保证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发展方向和建设效果。它发挥了思想建党、理论建党、作风塑造、纪律约束、制度执政的综合作用,在加强自身建设中发挥了巨大的“赋权”作用。如果说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是解释“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能够”的根本原因,那么全面严格的党的管理就为“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能够”提供了历史答案。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推进了党的全面严格管理,并不断深入发展。它从思想和实践、内容和形式、方法和途径、措施和模式等方面赋予了政党发展新的时代内涵,为新时期党建新的伟大工程提供了强有力的思想武器。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新的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不仅要培育人民币,巩固基础,还要发展创新。它不仅要着眼于重点,而且要形成全局,特别是要充分发挥自我革命的精神。”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党必须依靠党的领导完成伟大事业,党必须有新的氛围和新的成就。要全面贯彻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精神,重新部署,重新出发,以便永远坚持把党的全面严格管理引向更深层次,开创党的全面严格管理的新局面”。以习近平新时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武装,按照“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要求,我们可以激励全体中国人民不断前进,团结建设中国梦的强大力量!

随机新闻

最新新闻

最热新闻